推薦閱讀
八項規定 改變中國

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于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什么、痛恨什么,我們就要堅決防范和糾正什么。(來源:12月8日,新華社)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性更加堅強,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發展有了更加堅強政治保證。但黨面臨執政環境的復雜性和復雜性,黨內的思想、組織和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實踐證明,管黨治黨,關系黨國家民族前途命運,必須下更大決心、勇氣、氣力抓緊抓好。 5年前,《八項規定》出臺,全面從嚴治黨由此“破題”,開啟了一場正風肅紀、激濁揚清、刷新吏治的作風之變。5年后,當初僅僅600余字之規定,卻扭轉著時代風氣的深刻變化,使黨風政風煥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依然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只憑這一點,它已遠超當初許眾人預期;而且,當時認為公款吃喝等中國官場的“老大難”問題,竟然出現如此顯著改善。 作風建設,成績斐然。5年來,黨中央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身體力行,把八項規定作為作風建設切入點,把全面從嚴治黨為突破口,緊盯重要節點,從件件具體問題抓起,堅決杜絕“節日腐敗”。截至今年10月,全國累查處超19.32萬起,處理超26.3人,黨政紀處分超14.5萬人,真是累累碩果,成績卓著,體現了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和狠抓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與毅力。 這5年來,具體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風建設滿意“答卷”。一開始就堅持問題導向,從具體的、細小的問題抓,從月餅、粽子等“小事小節”入手,狠剎“四風”。截至今年10月,全國查處違規公款吃喝等三類突出問題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僅占3.5%。顯然看出,違紀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減少,這更足以證明:八項規定,改變中國。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創新監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聯網、新媒體和新技術,大大拓寬監督渠道,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形成群眾監督的濃厚氛圍;“八項規定”修改實施細則,著重對改進調查研究等方面內容,作了全面規范、細化和完善;中紀委推出八項規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氣,換新天。十八大以來,中央十二輪巡視和各級巡視巡察均把作為重要監督內容和監督手段逐漸固化為制度,構筑成反腐“天羅地網”,讓隱變“四風”無處藏身。 八項規定,改變中國。只有將八項規定深入人心,徹底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針政策落到實處,才能不斷推動黨的事業前進,得到群眾的擁護,中國的明天才會希望。才能讓百姓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不斷深入人心,人民滿意,世界關注,“八項規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國大地,讓中國政治生態煥然一新。

更多教育
推進“互聯網+社會服務”建設智...

《意見》秉持“互聯網+”的理念,推動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與教育、醫療健康、養老、托育、家政、文化和旅游、體育等與人民群眾生活息息相關的社會領域深度融合,在增進人民福祉的同時也必將有力地支撐智慧社會建設。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科技 > 正文

治理APP侵犯隱私,亟須立法引領科技向善

日期: 2020-01-01 09:15:19    來源: 東方網   
分享到:

  12月30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信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行為認定方法》?!斗椒ā诽岢?,征得用戶同意前就開始收集個人信息或打開可收集個人信息的權限、實際收集的個人信息或打開的可收集個人信息權限超出用戶授權范圍等行為可被認定為“未經用戶同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12月30日澎湃新聞)

  大數據應用帶來了機遇與便利,也帶來了用戶對自身隱私安全的擔憂。去年11月28日,中消協在京發布《100款App個人信息收集與隱私政策測評報告》,報告顯示100款App中,多達91款App列出的權限存在涉嫌“越界”。同年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萬人調查報告”顯示:有49.6%的受訪者曾遇到過度收集用戶信息現象。特別是,今年APP專項治理工作組開展了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安全評估,發現一些APP存在強制授權、過度索權、超范圍收集個人信息等問題。

  可見,科技是一把雙刃劍,如何利用好這把雙刃劍,不僅是科技企業應該思考的問題。事實上,早在2019年1月23日,中央網信辦等多部門聯合發布了《關于開展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專項治理的公告》,明確提出App運營者不收集與所提供服務無關的個人信息;不以默認、捆綁、停止安裝使用等手段變相強迫用戶授權;不得違反法律法規和與用戶的約定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等。特別是,這次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等4部門聯合印發《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行為認定方法》,進一步明確了“未經用戶同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的幾種情形。

  然而,現實情況卻是,目前手機App普遍存在過度收集用戶信息、侵犯個人隱私問題,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監管和依法懲處。究其原因,關鍵在于相關立法滯后。勿庸諱言,在我國,由于《個人信息保護法》遲遲不能付諸實施,關于公民個人信息保護的規定,散見于網絡安全法、電子商務法、民法總則、刑法等多部法律中,過于繁雜和籠統,且只限于規范侵犯個人信息造成后果的行為,震懾、打擊力度不大,造成個人信息被泄露和非法利用現象泛濫成災。

  可見,遏制APP侵犯隱私,亟須立法引領科技向善。目前,根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個人信息保護法已被納入第一類項目。因此,必須加快立法步伐,通過建立個人信息的合理使用制度、侵害補償和懲罰機制,設置監督機構等方式,為個人信息上一道“保險栓”。同時,應對公民個人信息的采集、使用和保密等問題制定詳細規定;在信息采集的源頭方面,對采集主體設定門檻,規定必須在事先履行核準和登記程序等。

  特別是,應結合我國實際情況,推進數字產業規范發展和個人數據保護立法工作,兼顧個人數據保護、創新、效率和安全幾個價值目標;在保護個人權利的同時,激勵社會更好地沉淀和使用數據。比如,可以對“個人數據”加以分類,以敏感或不敏感為標準,集中力量對敏感個人數據加以保護,對不敏感個人數據,則側重流通利用;也可以導入“風險”理念,根據個人數據的性質、使用場景以及產生的風險,來限定用戶同意的范圍和數據二次利用的風險管理機制。此外,實行群防群治,完善舉報機制,強化懲戒措施,提高違法成本。

* 以上只是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網觀點
江西快3开奖历史开奖
更多活動
更多民俗